心理新闻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心理新闻
“老漂族”心理空巢需要儿女孝心纾解

    “感觉退了休,我就是不挣钱的保姆。在老家只照顾老头子一个人,到北京却要照顾4个——儿子、儿媳加上孙子孙女。”从河北随子女来京的老人王春妹说,“到了北京,一点都没有养老享福的感觉。”像王春妹这样的“老漂族”还有很多。(3月20日《工人日报》)

  “老漂族”跟着儿女漂泊异乡,每天操持家务,同时也忍受孤独。这种现象,是城镇化建设的后遗症。随着城镇化建设步伐的不断加快,我国城市化进程突飞猛进,被誉为人类发展的奇迹,短短几十年我们城市化水平走过了发达国家几百年所走的路。大量农村人口向城市转移,“老漂族”跟着儿女走,已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“老漂族”心理空巢,有着多方面的原因,一种是流动老人随着儿女迁入地生活,成为一种趋势,同时儿女们也有两种情况。一方面有的儿女感到,如果父母不随自己迁入外地,把父母留在乡下不放心,自己也不能经常去看望远在家乡的父母,出于责任感和孝心,而让父母随自己流动;一方面,有的儿女认为把父母接到一起住,可以省去不少麻烦,甚至把父母当成不花钱的保姆,为自己做饭做家务带孩子。如果老人不愿意随自己流动,就提出今后不管老人,不为父母养老送终。而有的老人出于对子女的关心,所以也就顺着儿女的思路,随迁到外地。

  但是,由于语言和生活习惯的差异,加上亲朋旧友远离等原因,使流动老人与迁入地生活产生隔阂,成为社区中的“隐形人”。产生心理空巢现象,也就是必然的。因为在家乡生活一辈子,突然远离祖上的家乡,人生地不熟,老人无论从感情上还是生活习惯上,必然一时很难适应,由其是钢筋混凝土封闭的城市,隔阂了人与人之间的那份情那份爱,大家老死不相往来,老人必然感到空巢孤独,而成为社区中的“隐形人”。

  随着大家庭的解体,我国的家庭规模越来越小,父母加未成年子女的核心家庭比例越来越高,家庭中心下移,老人则逐渐被排挤到边缘状态。加之老年父母更多的不是和成年子女相处而是单独居住,空巢家庭也越来越多。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使老人晚年生活幸福,如何发扬尊老爱老的传统美德,同样也是一个需要破解的社会问题。尤其是“老漂族”的出现,心理空巢已经成为老人的一种心病。如何纾解“老漂族”心理空巢?一方面需要全社会的关爱,政府政策上的关心,给“老漂族”提供良好的活动空间,让他们如同在家里一样不再孤独;一方面需要儿女的理解和关爱,儿女们应该克服私心,尊重老人的意愿,是留在家乡或者是愿意随迁,有老人自己决定,让老人“来去自由”,让老人幸福地安度晚年。总之,儿女孝心才是纾解“老漂族”心理空巢的灵丹妙药。